安庆南海瑞鑫装饰材料厂

电话:0556-8119399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北欧家具设计的“人文功能主义”情怀

编辑:安庆南海瑞鑫装饰材料厂  时间:2018/05/17
北欧的家具设计在20世纪晚期越来越受到国人的关注,北欧设计的独特性主要表现在为公众的日常生活而设计的理念、民主设计的思想、人文功能主义的信念,以及在面临外来影响时对自己的优秀民族工艺传统的继承与发扬的态度等方面,这一切都将会给中国当代设计在新的国内外环境下谋求发展以丰富、深刻的启示。在我国,如何有效地制作价廉物美的日常生活用品,以满足文化素质不断增长的消费者的需求,依然是我们设计界的薄弱环节。怎样设计、制作、推广、销售优质的生活家居用品,以提高大众的生活品质等,北欧家具设计的成功经验对我们有借鉴和启发作用。

一、以情为美

北欧家具在1900年巴黎博览会初次与世人见面时,就以既有现代化又有人情味的展品在设计界引起轰动。与德国、欧洲其他国家的功能主义不同,北欧家具在适应本土地域文化环境的同时,在外形上一反德国功能主义作品中那种常见的冰冷、严肃的纯几何形式,将不必要的直线换成曲线,并倾向于运用当地传统的木材、皮草等天然材质,使北欧的功能主义显示出对自然与社会的亲和力,因此被称为“人文功能主义”,满足了生理和心理需求。这种人文功能主义既遵循功能主义原则,同时又具有北欧设计深厚的人文特点,将功能和人情味融为一体。

北欧设计与其他国家的设计最大的不同在于突出一个“情”字,这个“情”不仅指的是具有人情味的人性化设计,同时也是指本民族深厚传统的情调。它与漠视民族差异、忽视人的心理情感的早期功能主义形成鲜明对比。因此,这个“情”字便是北欧设计的灵魂所在,无论是北欧的建筑设计、室内设计还是家具设计,都充分考虑了“情”字的发挥,这不仅是北欧家具设计的典型特征,也是其民族传统发扬光大的支点。

1.1人情味、人性化设计

北欧五国同处北极圈附近,冬天和黑夜都很漫长。由于气候原因,北欧各国对“家”的概念更加重视,对“家”的氛围也更加敏感。因此,北欧的住宅、室内、家具、陈设及家居用品等设计往往也浸透了人情味。

北欧的功能主义为了适应本地的文化环境作了较大的调整,在理论上没有受到过于僵化教条的制约,在形式上则进一步柔化了刻板与过于理性的几何造型,使棱角和平面转变为“S”一样的曲线或波浪线,从而形成了“有机”的形态。这一形态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视觉上,显然与自然界中存在的相关形态有着更为丰富的联系,具有浓郁的人情意味,易于为人们所普遍接受。芬兰阿尔托的设计便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与国际式风格规则的直线和方盒子不同,阿尔托更善于使用有机的曲线和曲面。无论是在建筑的空间和剖面,还是家具单体的设计上,这种处理既柔化了直线和方形的冷漠感觉,又使之富有人情味和动态美,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隐喻了大自然的景观(如图1所示:阿尔托的Z型椅)。



随着人类认识水平的逐渐提高、深化和上升,即人类社会所孜孜以求的理想化、艺术化的造物方式和生活方式,由不自觉走向自觉,由追求物质需要为主到两者兼顾并以追求精神享受为主。人性化设计将是未来设计的必然趋势和最终归宿。设计师的工作即是:使人们从物的挤压和奴役中解放出来,使人的生存环境和物品更适合人性,使人的心理更加健康发展,使人类感情更加丰富,人性更加完美,真正达到人物和谐,“物我相忘”的境界。北欧现代家具设计正是基于这种设计理念,从人性化角度出发,产品不仅具有合理的功能性,而且在视觉和心理上都给人以美的享受。

1.2设计中的民族情感

19世纪以来,北欧诸国基于其民族传统,面向设计潮流,不懈地调整着、创造着工艺与设计的手法和形式,吸收各自民族的传统风格已是北欧家具设计的传统。北欧家具设计倾注了各自国家的民族特点和传统风格,容易使本国人民乃至异国倍感亲切。

民族特征是产品设计的生命所在。相同的设计理念使北欧家具设计形成了一个统一的传统风格,因而北欧设计师们都认同、归属传统;另一方面,由于国家、民族、个性的差异,又使得北欧家具设计呈现出多样化特征。显然,多样化是这个生机勃勃传统之生命力的源泉,是其澎湃的活水源头。北欧家具设计一直很珍视自己的民族文化,将深厚的手工艺传统视为设计的一部分,芬兰设计师塔皮奥•佩里埃宁认为:“手工艺与设计是一个整体,是同一件事。”这种具有普遍代表性的态度决定了现代设计必须适当地吸收怀旧与传统的样式,才能将新风格发扬光大。毫无疑问,北欧的家具设计做到了这一点,使传统工艺与现代设计达到了完美的和谐。

威格纳早年潜心研究传统的中国家具,东方的启示在他个人风格的设计中是显而易见的。他设计的中国椅以实木为框架,将实木制作的背板与扶手联为一个整体,形成酣畅的、具有动感的线条,过度均匀而有节制;座面可以有选择的配以不同的自然材质,如藤编、皮革、织物等;造型优雅沉静,具有中国明式家具凝炼明朗的风格特征。这便是北欧设计师在中国传统家具——明朝圈椅的基础上融合现代设计理念而设计的旷世佳作(如图2所示:威格纳的中国椅系列)。



北欧的家具设计不仅满足了人的生理需求,带给人们触觉、感官的愉悦,更重要的是通过设计传递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撼和情感的满足。对民族、传统工艺的眷恋之情,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对生活的感激之情,这些情感都融合在北欧的现代设计中,使其拥有了独特的魅力和永久不衰的生命力。

二、以自然为美

在日常生活中,北欧人希望能眷顾自然、回归自然,成为自然的一分子,能轻松随意且顺乎本性地居家度日,从而远离工作时的紧张与压抑。北欧家具设计所展示的是以其特有的方式所创造和升华的、潜藏于材料本身的美,这种尊重材质、尊重自然,同时努力展现材质潜在的美感,以及与自然相融合的设计理念正是北欧设计的根本特征。

北欧设计以自然为基调,从动植物形态中取得设计灵感,为克服功能主义对几何形态的极端偏好,北欧设计师以和缓舒畅而接近于自然的形态来消解人为造型的不自然之感。由于北欧地区森林覆盖面积较大,木材丰富,家具及产品设计充分展现了材质本身的美感,使设计作品具有亲切的自然亲和力。

2.1天人合一的自然观

北欧人与自然的关系不同于其他欧洲国家。西方文化认为自然是服从于人类的,非生物和生物是无偿地为人们所使用;而北欧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和谐一致的,他们更加尊重和挚爱人们所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认为人是环境的产物。对自然的依恋是北欧人的显著特征,北欧人尤其喜欢回到大自然的怀抱,享受与自然的亲近,因为大自然里那种不被打破的宁静是北欧人最难以割舍的留恋。

阿尔托的设计,尽量使非人性的技术与亲近人性的自然做到水乳交融,“自然是我们取之不尽的源泉,它允许我们尽情的发挥想象的翅膀。”他的造型词汇就是自然风景的直接反映,阿尔托在探索民族化的现代设计道路的过程中从不离开对自己祖国的关怀和依恋。北欧的其他设计师也和阿尔托一样热爱自然,他们通过设计来挖掘产品中的自然天性,使物质产品能更为主动地融入人类生活,贴近人的性灵。同时,北欧家具设计透露出受自然启示而产生的温馨的人性关爱。比如博耶森通过设计来发掘产品中的自然天性,使物质产品能更为主动地融入人类的生活,贴近人的性灵。

北欧的家具设计大量采用自然材料,尤其是木材,如桦木、柚木、山毛榉等,这与德国现代主义强调钢材完全不同。北欧的设计师们不仅尊重自然,更懂得如何从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中汲取设计灵感。森林茂密,水域辽阔的自然环境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大自然是他们无限想象力的发源地。北欧设计师受大自然的启示,在设计中借鉴了动植物造型,使之提炼成抽象的几何形体和风格化了的形式。这些形式来源于自然却高于自然,为设计注入了永恒之美。比如威格纳的孔雀椅、迪策尔的蝴蝶椅、雅各布森的蚁形椅和蛋形椅等,北欧家具设计自始至终体现了以“自然”为美的思想,而这也是其设计最具魅力的原因之一(如图3所示:雅各布森的蛋形椅系列)。



2.2生态设计

如今随着全球化的能源危机及环境恶化,人们祈盼生态设计及可持续发展的设计理念,而北欧设计早在20世纪初就开始探索生态设计。尤其当代生态学日益受到重视之时,设计师们充分认识到任何材料都是有限的,因此,在设计中合理而精心的使用便自然成为主题。

对不少家具设计人来说,生态环境保护已成为当前现代家具设计的一个主要趋势,而且是一个持久的趋势,早在1994年北欧就颁布了第一个家具生态标准——《木质家具和家具摄制的生态标志》,在材料及辅料选择上重视环境保护,采用无毒无害材料和辅料。“生态设计”很早就开始逐步渗透到北欧家具生产与销售甚至回收的各个环节,并在加工生产过程中尽量降低对环境的不利影响程度。瑞典的宜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在生产销售中执行严格的环保标准,从“IS014000环境标准体系认证”到“森林认证”可以看出宜家一直在身体力行地传达其环保理念,北欧设计文化中对环境的重视在宜家的企业文化中产生了巨大影响。

三、以简约为美

尽管北欧诸国的文化和传统背景不尽相同,但每一个设计师都尽力向共同的理想目标而努力,利用一切合适的技术手段尽可能地提高公众的生活质量。这使得北欧家具设计呈现出简单、朴实之美。

“为日常生活的美”,而这份“美”应为一般公众所享有,金钱及社会地位从来不是其设计所考虑的重点。在这方面,北欧与西方其他地区的“精英”主义设计有经渭之别。与此同时,在北欧设计中还体现出人人平等的观念,其设计理念是努力为社会所有的人,包括残障人士、老龄人等弱势群体。北欧设计师信奉“让日用品更加美丽!”,他们的设计简洁、温馨而舒适,体现出对传统的尊重,对自然材料的欣赏,对形式和装饰的克制。

3.1简约不简单

包豪斯的功能主义深深影响了北欧设计界,他们在追寻简洁的功能主义的同时,并没有忘记传统的手工艺设计,而是将二者完美的结合起来。所创作的北欧设计并不是粗制滥造的拙劣设计,亦不是简单、冰冷的机械功能主义,而是充满和谐、柔性、纯粹而健美的人性化设计。北欧设计体现的是经典杰作的典范,超越了时尚产品只风行一时的结果。

北欧家具设计不同于美国的商业设计只注重产品的造型与功能,而是赋予产品更多的文化内涵。简单质朴的产品并非随意的设计,事实上,北欧的任何一种设计,上至建筑、住宅,下至家具、玻璃器皿、餐具、拉手等,任何一个细节都是经过了反复斟酌、推敲之后才开始应用。北欧家具设计简单而内涵丰富、朴实而时尚,它不仅强调与周围环境的和谐,视觉感官上的舒适,而且还注重产品对人的心灵的抚慰与寄托。这使得北欧设计有着长久旺盛的生命力。例如丹麦的贺尔姆贝克设计的“梦的空间休闲椅”,注重在用户和设计成品之间创造一种情感链接,让两者相互沟通、联动(如图4所示:贺尔姆贝克的“梦的空间休闲椅”)。



哈里•考斯基宁是芬兰继阿尔托、弗兰克等大师之后又一位在国际设计界崛起的芬兰设计英雄。他继承了典型的斯堪的纳维亚风格,更受到前辈大师们的影响,所设计的K休闲椅采用钢管为框架,用柔软的织物作为坐面和靠背,缓解了钢管给人的冰冷,赋予这件家具更多的文化气息,简洁的造型充满了人情味(如图5所示:哈里•考斯基宁的K休闲椅)。



北欧许多企业与设计师共同倡导现代设计中的“诗意的技术”观念,期望通过技术与艺术的有机结合来提高批量产品的质量,使设计更具有人情味,更具人性化,而不是单纯的简单时尚。例如,丹麦家具企业开始将实木的材质转变为胶合板,并且在桌椅的某些部分采用钢管而形成更为简洁的造型。北欧家具设计并不是一味的追求简单,在采用新技术、新材料的同时将更多的文化内涵注入产品中,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中体现对传统的依恋,对往事的追忆。

3.2大众化设计

二战之后,北欧各国人民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均跻身于世界经济文化发达之列。“无产阶级”转变为市场上的消费大军,这直接决定和制约着北欧设计的发展趋势和设计风格的取向。北欧家具设计可以说是这种民主化社会生活在艺术上的反映,为公众提供大众化的美的产品是其设计的基本理念。

受莫里斯思想的鼓舞,瑞典作家及社会学家埃伦•凯于1899年出版了一本名为《大众化的美》著作,首次提出了“大众化的美”,强调通过诚挚及简约的手法来体现美感。这对北欧设计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北欧设计师们开始将“大众化的美”付诸于实践,提出了“为日常生活的设计”。在平凡的世界里找寻幸福的生活,是斯堪的纳维亚人在长期严酷的自然与社会环境中生活所悟出的真谛。

如果一味的断定北欧家具设计为日常生活的美只在于朴实、低廉的产品上,则不仅曲解了北欧现代设计的内涵,亦与事实不符。北欧的优秀设计并非意味着让人们适应朴素节俭的日子,而是为了尘世间“美好”的生活,提升生活的品位。“我们要设计充满欢喜、轻松和高品质的产品,让它照亮人们每天的美好生活!”北欧人本着功能、实用、美感和创新的设计理念,其设计的触角已经进入了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其宗旨就是对美好生活的设计。

瑞典的宜家(IKEA)始终坚持民主的设计观念,并将其理想——“为大众创造更美好的日常生活”——通过质优价廉的产品传播到世界各地。宜家风格朴实无华,充满阳光般清新温馨的气息。从色彩、用材、空间感等方面体现了自然的庄重与洁净。卡斯帕•萨尔多(Kasper Salto)的设计宗旨之一是创造能够经历岁月考验的产品。“叶”(Leaf)是一张专门为孩子们准备的日间床,它形似一张翩翩起舞的树叶,简洁的造型使人浮想联翩(如图6所示:卡斯帕•萨尔多的叶)。



简约、纯粹的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所体现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这种都市与大自然咫尺相近的生活方式和其他大都会的生活方式截然不同,它源自几百年前北欧质朴平实的农业社会生活习惯。斯堪的纳维亚,这是个深谙“享受”的民族,为了身体和心灵的舒适而在日常生活中保持着高品位的标准。通过视觉的画面、触觉的材质肌理,赋予人们实用、安全、尊严等精神、心理的愉悦;既严格地循规蹈矩又俞变化于规矩之中,又强调设计中的功能、形式、心理与美感,所有这些都不曾因时代风尚的变迁而有丝毫减损。

这种艺术精神对于设计薄弱的中国甚为重要,如何利用本民族深厚的文化遗产来武装自己,使其设计能更贴近人的性灵,并折射出更多的文化内涵依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